【信工系】留白

2017-06-27 16:37

  • 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,自己是温温的水。沸不起来,却又不是扎人的寒。因为不太好下口,所以时常被人所遗忘。 还好,在时光逝去之后,我也终于发现。这个世界还是喜欢醒目的伙伴。

  • 不知何时起,我开始变得不像我自己。我甚至觉得自己已经老了。我才22岁,便觉得自己已经开始老去。这是多么残忍而清晰的事实。他是如此清晰,清晰的如同我所见过的五角枫叶上网状的脉络,用冰冷的触觉告诉我,秋天他已经失去。

  • 我如惊弓之鸟,行走在崩溃的边缘。在很多个被惊醒的午夜,我都忍不住惊异于自己的麻木。我再也找不到如此合适的词来形容我自己。习惯了路过,习惯了周而复始,周而复始的路过周而复失的遗忘。每天如行尸走肉般行走在诺大的校园里。任时光将最初的自己打磨成一颗毫无特色的卵石。始终认为自己只是几千分之一而已。

  • 随波逐流,做好准备,过后继续随波逐流,毫无悬念地便将自己置于这无限延长的恶性循环之中。后果不言而喻。

  • 与许久不见的好友并肩走在铺满落叶的小径,耳机里的歌声随着我纷扰的心情起起伏伏。抬眸看到她瞳孔的陌生的自己。我忍不住疑惑时光它在冲刷去年少青涩与稚气的同时。还带走了什么,好友沉寂的仿若影子,没有人回答我,耳机里的歌声还在飘。最初的梦想,原来时光在我不知不觉间,偷走了我视之如命的东西,可我自己却浑然未觉。还真是可怕,悄无声息之中,自己已被改变至此。他仍旧匆匆向前奔跑,留下不思进取的我,独立在原地打转。手机里的歌已经停了,远处山峦的夕阳,无私的奉献她的余晖,我听到有人在旁边感叹温暖,为何我只念他如此悲凉。麻木至此,连温暖都离我远去了吧。

  • 终究还是甘于此吗?难道不认为曾经的豪言壮语是对自己最大的嘲笑吗?守牛旺,我是不是该难过自己的软弱,还是该心疼自己的堕落。认为梦想已经离我远去,甚至于连劝慰自己,相信未来的话都如此无力而苍白。该对自己说对不起,对不起,我弄丢了当初的自己。

  • 踩着凌晨的风在诺大的校园里行色匆匆。看到启明星还挂在苍穹。橘黄色的暖洋洋的灯光自头顶洒下。怀抱书本的人涌向自己的教学楼,成绩,作业,未来,环环相扣。一旦断开,后果可想而知。丝毫不会因成绩的好坏而影响他奔去的速度。凛冽的寒风,他一点点剥蚀着我仅剩的温暖。

  • 日子在我手中一点一点的在消磨。音乐,小说,虚幻,我似乎都不屑于再去敷衍。是名副其实的堕落吗?书上写“”天堂坠入地狱,我路过人间。忍不住扯起嘲讽的嘴角。

  • 但跌倒后的自己,更加的清晰认识到自己的位置。我深知,不努力我什么都不是。时光它仍在走,流年他还在换,我知道,在未见到梦想之前。请相信,成功他将门扉虚掩,等你伸出手推开,欣赏那一路花开, 而彼时,你也许会庆幸。在追求梦想的路上,你曾有一段留白。

  •  

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姓名:刘美红

班级:文通154-1





地址:山东省烟台市莱山区港城东大街100号

传真:0535-6915078

招生咨询:0535-691500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