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信工系】住在海边

2018-05-13 19:20

大海,总是人们寄托情感的地方。

远离大海的人,总是向往着有一天不远千里来到海边,一睹大海的风采;住在海边的人,总是想着随时可以去到海边,然而一年下来总共也没有去几次。然而住在海边,是幸运的。

夏天,可以一整天泡在海边。撑一顶帐篷,带一堆零食。热了,去海水里扑腾一番;累了,到帐篷里躺上一会儿。把脚深深地埋在湿漉漉的细沙里,用双手使劲儿拍打直到细沙类似凝固,然后大腿带动双脚慢慢抽出来,剩下两个结实的脚模。然后,提一桶海水,哗的一下把水倒在脚模上,脚模瞬间崩盘似的塌落,夹杂着水的浸润声,不由自主地笑出声来。跑到海水里冲掉脚面上的细沙。

站在海水边,随着潮汐涨落,海水快速从海边退去。刚刚还踩在脚底的细沙,被快随退去的海水带走,留下脚底自动下落几厘米。随着海水的冲来和退去,脚底一次一次下落、下落,好像要紧跟着海水和细沙退到海里。

暖暖的午后,走在海边木块做成的木栈道上。接近两米宽的木栈道,沿着曲折的海岸线绵延十几公里。脚踩在形状规则的长方体型木块排列而成的木栈道上,发出吱吱的声音。就这么一直走着,偶尔透过木块见的缝隙往下,可以看到下面溪流似的海水;偶尔需要弯下腰穿过狭小的石缝。走到一个小海湾,前后可以看到湾前和湾后;走到一个海角,智能望向远离海岸的山或者飘过的船。一样的木栈道,却是变换着的风景。

住在海边,喜欢去小码头买新鲜的海鲜。周末的时候,约莫着时间提前去渔船靠港的小码头等。渔船缓慢的驶入码头,停靠的船仍然随着海水的起伏上下飘动。人们纷纷跨过码头水泥板与船之间的缝隙、跳到船上去挑选喜欢的海鲜。刚刚还在沙滩上玩耍的孩子,也赶紧放下手中的贝壳、绕过沙滩、转弯到码头,穿过水泥板砌成的通道,跑到船上去凑热闹。

随着由远及近的轰鸣声,另一艘渔船要靠港了。先头回来的那艘船,播放起音乐,启动马达,慢慢退出码头,等到驶离码头水泥板前端十米左右的时候,随着海水起伏一上一下逐渐掉转船头,驶向远方。

有时,一艘快艇驶入码头。等在岸上的人用特制的铁钩勾住快艇。岸上的人和快艇上的人合力,把快艇连推带绑地弄到带轮子的三角支架上,然后一拉一推地把里面放了一两条小鱼的快艇脱出码头,转弯就送到自家院子里。

住在海边,是幸运的。住在海边有山的海边,是幸福的。

晴朗的周末,约上好友,边聊边走不觉到了山顶。放眼望去:南面,海水洋洋洒洒、看不到边际,阳光洒在海面上,耀耀生辉;西面,川流不息的马路,南北贯穿,一辆辆车如反光镜一样一闪而过,听不见一丝车鸣声;北面,楼房整体排列、像一个个格子似的错落有致;东面;山峰层峦叠嶂,望不到边。面朝南向,双手伸开侧平举,望着大海深深吸气,氧气充满整个胸腔;缓慢闭上双眼,氧气充盈到身体的每一个细胞;慢慢地吐气,整个身体处于完全放松的状态。

住在海边,不曾深究为什么。但,湿润的海风、波澜壮阔的美景、温带海洋性季风气候,还有那欲罢不能的鲜活海鲜,已是习惯、无法自拔。

 



姓名:史杰

班级:信1601-1




地址:山东省烟台市莱山区港城东大街100号

传真:0535-6915078

招生咨询:0535-691500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