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外语系】再等等我,我想给你绝于尘世的爱情

2018-12-17 00:15

使生如夏花之绚烂,死如秋叶之静美。

--泰戈尔《飞鸟集》

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风来去自如?人们都说风像个孩子,不恋世事,四顾东西。凡人,既不知我,何谓我心?又有谁知道,风只有一颗心,化为身躯,融在命里。风吹过崚峰绝壁,厌了纸醉金迷。人们总说风无所留恋,只有风知晓,自己只是在用一生的时间寻找栖息之所。那是它生命止息的地方,那是它选择的最终的归宿。风的心与命同在,所以它小心翼翼,所以它讨厌背叛,讨厌忤逆。能让风停的地方,是它心之所向,是它命之所归。如果不能齐全,那风宁愿一生流浪,消逝在云里。风愿用一生,只演释一场温情。绝于尘世,恋煞众生。风离去,芽依然可以生根,可以长大。纵使再无波澜,也可开花、结果。可远去的风呢?啸于山海,再不顾人间。因为风早已把心,化作芽深夜的呼吸……

你们说没有杨绛的钱钟书还会是钱钟书吗?没有杨绛的操劳、照顾、共鸣,恐怕没有功成名就的钱钟书。这一点世人知道,钱钟书自己也当然明白。杨绛只堵了一次,用自己做赌注,但她赢了一生。吕后赌刘邦,虞姬赌项羽,大乔赌孙策,小乔赌周瑜,黄月英赌诸葛亮,张春华赌司马懿,柳如是赌钱谦益,陈圆圆赌吴三桂。我不知道她们是赌还是爱,但至少,她们敢压自己的一生。这样的胆魄,就算是赌,也有八分是爱。

在那个盛夏,曾有一朵血红的玫瑰放肆的开过,它灼热过寒冬,傲视过尘埃。

姓名:封晓雪

班级:外1804-1




地址:山东省烟台市莱山区港城东大街100号

传真:0535-6915078

招生咨询:0535-6915009